新青网 探索 网络文学纸质出书是个什么流程

网络文学纸质出书是个什么流程

网络文学纸质出书是个什么流程

网络文学纸质出书是个什么流程

小说在网站上连载时,内容简介突出外交事情的跌宕与艰险,以及外交官的责任感、声誉感和高尚情操。资深外交官钟良,孤身一人,受命来到大洋深处的热带小岛国吉多出任代庖,要以一己之力,建起驻吉多大使馆。吉多环境封锁、人烟希罕、民俗粗犷,小说以这样一个虚构的怪异环境为靠山,以第一人称的形式睁开。钟良在吉多开展事情历程中,既有来自两国关系在敌对方滋扰下一直摇晃、需要同吉多方斗智斗勇的挑战,又有来自海上、空中和陆地的险情要面临,还要战胜身体的病痛和心理上的伟大伶仃感。在初心和信心的支持下,钟良战胜了重重难题,展现了大国的外交智慧,最终圆满完成了祖国交付的一系列外交义务,赢得驻在国政府、人民的有力支持和坚定友谊。

江苏凤凰文艺出书社延续几届承办扬子江网络文学大赛,见证了几年来网络文学的生长。《蹦极》甫一映入初评委眼帘,就令人惊艳:题材稀缺、情节生动,丰盈的情绪潜伏在质朴的文字之下,打悦耳心。它作为一部现实题材作品,又兼具较高的主题出书价值,出书社立即决议签下作品的纸质出书版权。

自出书以来,《蹦极》收获了不少声誉。回到原点,这部作品获得的第一个奖项是第三届扬子江网络文学大赛二等奖。也就是说,《蹦极》脱胎于网络文学,属于典型的“行业文”,誊写的是外交官这个群体不为人知的一样平常。作者卢山两度出任驻外大使,从事外交事情四十余年,由他来创作,作品的可看性得天独厚。

这部小说从网络文学到纸质出书,到后续的获奖,再到现在洽谈中的影戏、电视剧、漫画、有声版权转化,可谓典型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IP的全链条、系列化开发,直观地反映了网络文学成为民众纪录现代中国的主要载体这一事实。

网络文学是一种民众文化,也是一种消费文化,其可读性、互动性强于传统文学,充满活力和厚实的可能性,能够较好地助力全民阅读。站在出书社的角度,我们要引领创作导向,发现、行使、开发网络文学的这种可能性,让优质的网文实现纸质出书,令其跨文化、跨前言的流传张力周全展现。扬子江网络文学大赛已经延续举行四届,大赛除设置差异品级的奖项,还着重从多个维度来评价参赛作品,包罗三个单项奖的设置,即最佳年度主题奖、最佳故事情节奖、最具影视改编潜力奖。这些都是对作品版权开发可能性举行深入考量后的行动。

现实题材的网文作品数目逐年递增,并出现以特定行业为靠山,将主人公的职业生长蹊径与时代变迁、民族中兴相连系的趋势。与《蹦极》一同获奖的作品,涉及女排、医生、脱贫攻坚、医药平安等现实层面,作品给评委的直观感受是网络文学不再只是以言情、校园、玄幻、修仙等粗放式的“爽文”看法来奉承读者。“行业文”原本就是网络文学、类型文学中的常见品类,往往兼具知识性、意见意义性,善于用引人入胜的故事,率领读者探索一个个全新的职业系统。这类作品能够填补网络文学作品的部门不足之处。

大多数网络文学作品,足够有趣、有料、有梗,但缺乏一定的头脑性。这跟网络文学的生长土壤息息相关。这片土壤对创作者的包容性、对读者的吸引力,是一把双刃剑。当下,种种评审奖励机制、治理制度简直立和完善,有利于“行业文”更靠近于传统的“行业靠山现实题材小说”。好比《大江东去》《大国重工》《向阳警事》等作品的涌现,都有正向引领的作用,也是未来实现网络文学有序繁荣的发力点。

什么样的现实题材作品有实现纸质出书甚至成为脱销书的可能?

最要害的还在于作品自己。作品的优质集中体现在主题、内容、艺术形式这三点。主题总体上要起劲向上,给人正向的能量、气力;内容可能是读者不领会的领域,尤其是一些少见的题材,或者具有稀缺性的文化资源先容;故事能够到达一定的艺术水准,打悦耳、熏染人。

中国网络文学生长到今天已有20余年,套路化、同质化问题没有获得缓解,统一类型、统一主题、统一桥段的泛起,让读者失去了新鲜感和信托。要想阻止同质化,生怕照样要从倾轧、穿越、修仙中走出来,走进现实,江南烟雨、大漠风沙、青山远黛都是难得的素材,每一个行业都有可挖掘的宝藏,值得被纪录和誊写。

在作品过关的条件下,纸质出书的历程是一个细腻化的手艺操作历程。

以《蹦极》为例。第一道关,是小说在出书社选题论证时要确定书名。我们与作者经由多次讨论,征询多方意见,最终保留了网络连载时的小说名《蹦极》。一是思量到网络连载时的受众基础,保留原名可以削减纸质出书的风险性;二是此名跟内容贴合,蹦极是吉多岛上的传统节庆流动,相当于男子成年礼仪式;三是外交事情的跌宕与艰险恰似登上蹦极高台。编辑要打磨封面文案,突出作品是外交题材的小说,突出要描绘的外交官的群像精神是什么。

固然,这三点并不适用于所有的网络文学作品,好比不少小说在网络连载时的书名过于口语化甚至有低俗化倾向,纸质出书时改书名就是手艺活。

网文转纸质出书的第二道关,是对作品的打磨与处置。差异类型的网文,在纸质出书时,要处置的着重点纷歧样。《蹦极》涉及外交题材,我们在拿到稿件后,组织专人审读,并与作者两次修改稿件,删改其中的某些表述,润色人物对话、强化故事冲突,再按划定走流程。这个历程,是出书社、作者通力协作才气圆满完成的。要让一部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可读、好读,一直留在喊口号、有意贴主题这个层面,少不了出书社市场化、专业化的运作。

第三道关,是凭证对作品的定位、读者的细分,设计图书形态。网文在连载时,也是被归类到细分领域的,好比《蹦极》被划分到励志类,但网络的浏览门槛和图书的购置门槛差异。一本书的营销,要让读者的眼光在封面上停留几秒,让每一条推送的问题抓取读者的共识点,那么匹配的图书形态显得至关主要。现实题材作品,更容易实现与读者的共识,引发读者的共情。封面的颜色、质感、文案等,都可能成为共情点,这也回归到上文提及的书名问题。网络文学从数字转纸质出书,沿用旧名照样另起新名,要尊重市场纪律,有了一个好书名,出书行为就乐成了一半。

最后要注重的一点,是网络文学的版权往往在连载时就被支解,电子版权属于网站,纸质书版权在出书方,影视动漫等版权在网站或作者。出书方需要统筹运作全版权,推进IP全链条孵化,让一个好的作品以多种形式实现长周期、多点发作,让优质作品为厚实读者的精神文化生涯提供有力支持,这才气最终实现脱销小说的看法,实现文学自己的价值。

(作者:王青,系江苏凤凰文艺出书社运营中央司理、图书《蹦极》责任编辑之一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新青网立场,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处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https://www.60wq.com/98619

上山遗址将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:面向全球招标 总投资1.8亿元

创新时代,博物馆若何拥抱“元宇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