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青网 探索 一辈子做“刘三姐”文化的传承者

一辈子做“刘三姐”文化的传承者

一辈子做“刘三姐”文化的传承者

一辈子做“刘三姐”文化的传承者

【人民需要这样的文艺家⑩】

“山顶有花山脚香,桥底有水桥面凉……”寻常沐日,一艘穿行于桂林漓江的游船上,正播放着经典老影戏《刘三姐》片断。旋律优美的山歌,独具年月感的唱调,与两岸旖旎的桂林山水相得益彰。

彼时,在漓江之滨一间简朴而温馨的寓所里,影戏《刘三姐》中“刘三姐”的饰演者、现年79岁高龄的黄婉秋,正与外孙女探讨若何进一步将“刘三姐”文化传承弘扬与光大。

刘三姐是华南珠江流域多民族共有的“歌仙”。在壮族祖先布洛陀神话史诗中,曾有“僚三姐造歌”的纪录。千百年来,种种传说让“刘三姐”名传四方,而彩调剧、影戏、舞剧等以“刘三姐”为题材的上百种文艺作品,则使她从传说来到人世。

20世纪五六十年月,继广西彩调剧《刘三姐》广受迎接之后,由着名导演苏里执导的影戏《刘三姐》一经上映,很快便风靡大江南北,传扬至外洋,也让亿万观众记着了“刘三姐”的饰演者黄婉秋。

半个多世纪以来,“刘三姐”的山歌淌过岁月的河流,刻进几代人的影象,成为广西不能多得的文化符号。

黄婉秋感伤万千:“是《刘三姐》成就了我,她让我成为人人喜欢的演员。我的艺术生涯都和‘刘三姐’牢牢相连。”她示意,要继续扎根人民,做好“传帮带”,起劲动员更多文艺事情者为人民创作、为时代放歌,用美妙山讴歌响中国故事的广西篇章。

黄婉秋17岁时与“刘三姐”这一艺术角色结缘。从名堂年华到古稀之年,专注于传承“刘三姐”文化。着名壮族学者梁庭望如是评价她:“‘刘三姐’之于黄婉秋,早已不只是一个称谓,更是其半个多世纪来坚持弘扬‘刘三姐’文化、坚持为人民讴歌的一种激励和认可。”

黄婉秋至今仍记得,《刘三姐》剧组在广西遴选演员时,她最初饰演的是“小舟妹”一角。因她演过舞台剧《刘三姐》,剧组稳重思量,几番调整,最终决议由她饰演“刘三姐”。

黄婉秋是学戏剧身世,对演影戏感应很生疏。初出茅庐便遇上角色替换,对黄婉秋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挑战。“刚最先录制的时刻,我的演出总带有戏曲演出的痕迹,伸手习惯翘兰花指,笑得蕴藉,走得拘谨。导演说这不是‘刘三姐’的性格!”

黄婉秋并没有因此而气馁。她专心去感受“刘三姐”的心里天下,从“刘三姐”意气风发的山歌里,感悟到了不畏艰难险阻的精气神,融会新文化带给人们战胜艰难困苦的信心与勇气……很快,她融会到了影戏生涯化演出的诀窍,她的演出获得人人一致认可,越来越有“刘三姐”的那股子劲儿。

“拍摄影戏时代,人人的敬业精神深深鼓舞着我,使我深受启发,我满怀气力,起劲展示出最佳状态。”黄婉秋感伤道,“做文艺事情,只有把热爱根植在这片山山水水,根植在我们民族文化的自信里,才气有经典永撒播。”

“刘三姐”的山歌之风,源自民间,发自传统,时而淳朴从容,时而真诚亲和,时而俏皮犀利。黄婉秋以为,无论是第几代“刘三姐”,都依然要在土壤的芬芳中生长,必须在群众中绽放,要为人民创作、为时代放歌。

影片《刘三姐》中的每首歌曲、每支舞蹈、每句台词,无不充盈着广西这片特殊区域的阳光雨露,深得壮族山歌、彩调剧自然、圆润、灵动、淳朴、坦率、凶暴之真谛。原生态的自然天成,厚实的山歌情调,娴熟的小戏歌舞技巧,接地气的创作手法,曲折悦耳的剧本,对单纯恋爱的憧憬,加上壮族人既率真又浑朴的个性气概,是组成《刘三姐》怪异魅力的泉源。黄婉秋说:“所有这些,都是土壤生土壤长,是数代人打造的生涯方式、人生意见意义组成的民族气派。”

改造开放后,黄婉秋曾远赴东南亚、欧洲等地演出,把“刘三姐”形象与中国山歌带给那里的观众。所到之处,无不受到热烈迎接。“不仅仅是当地华人喜欢《刘三姐》,许多不懂汉语的外国人,也同样很喜欢‘刘三姐’的旋律,喜欢‘刘三姐’的故事,喜欢听中国的山歌。”黄婉秋说,“这印证了一句话,对于艺术来说,越是民族的越是天下的。优异的民族艺术,一定能够引起天下的共识。”

只要有舞台,黄婉秋就想放歌;只要有观众,再苦再累都值得。黄婉秋动情地告诉记者:“看到人人这么爱‘刘三姐’,我就想好好演绎这个角色。老国民喜欢,我便义不容辞。”

影片风靡至东南亚时,在马来西亚被评选为“天下十佳影片”。有一次,他们来到新加坡演出,排场十分火爆。演出竣事后,黄婉秋走出剧场,外面黑压压一大群人冲上来要署名。看到观众这么热情,她索性夜宵也不去吃了,认真地为观众署名留念。

每次想到这样的场景,黄婉秋总会激情汹涌:“许多外洋华人同伙喜欢‘刘三姐’,不仅由于她的率真,尚有祖国悦耳的山歌和秀美的风景,能引发他们对祖国优美山河和民族文化的深切情怀。”黄婉秋信托,现在文艺新气象生气勃勃,“刘三姐”更能成为一条民心相通的纽带,将华人们的情绪慎密相连。

上了年数后,黄婉秋最先倾注心力培育“刘三姐”文化传承人。“我以前培育了几十个舞台演员,也挖掘过好几个‘刘三姐’苗子,但都没有很好地坚持下来。最后做通了女儿的头脑事情,总算有人接我的班了!”黄婉秋聊以自慰地说。

多年来,黄婉秋带着女儿、外孙女一同演出。她生涯中的“阿牛哥”何有才努力组织谋划,两人数十年如一日同台偕行,并建立团队配合传承“刘三姐”文化。“我们祖孙三代‘刘三姐’立志代代传承,做‘刘三姐’民族品牌和文化符号的继续者和传承人。”

“一个时代的人有一个时代人的使命,一个时代的艺术有一个时代的风貌。影戏《刘三姐》问世已经快60年了。随着社会不停生长,文化产物需求也日趋多元化。对今天的年轻一代来说,从小接触现代化的器械,喜欢节奏快的文艺作品。我们需要凭证这些特点,实验创作新的山歌,跟上时代的措施。”黄婉秋告诉记者,近年来,她的团队连系现代科学手艺手段,凭证青年人的审美特点,在桂林阳朔打造了“全息魔幻音乐剧”《遇见刘三姐》,用全新的方式传承“刘三姐”文化,深受年轻人青睐。

“时代前进了,艺术也要与时俱进。为人民讴歌,永无止境。”黄婉秋示意,这两年,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《遇见刘三姐》也遇到一些新挑战,“但只要我尚有心力,即便老了上不了台了,也会继续全心着力将‘刘三姐’文化传承下去。”

(本报记者 周仕兴 王瑾雯 本报通讯员 林雪娜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新青网立场,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立即联系我们处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https://www.60wq.com/98620

博物馆:修建共有的精神家园

传统出书也需要向网络文学学习